它是傳染性痢疾最惡名昭彰的禍首,也是這波起始於德國的食物中毒、已經造成三十人死亡疫情的肇因,它是大腸桿菌,令人聞之色變,但是科學家卻說,它給了我們生命的答案,讓我們了解我們究竟是誰。

    幾乎從我們聒聒落地開始,我們的腸道裡面,就有了大腸桿菌,拜它之賜,許多更危險的細菌,才沒有立足之地。大腸桿菌也存在於其他恆溫動物的體內,牠的家族成員複雜,種類繁多,多數都是無害的,可是幾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

    大腸桿菌是最早完成基因定序的細菌之一,對於基因研究,功不可沒,牠增進了我們對人體運作的了解,因為生物基因的運作模式,道理是相通的,在大腸桿菌身上行得通的,在大象的身上也一樣。

    其實,拜科學之賜,現在有許多種類的大腸桿菌,經過基因變造,它成了人類的奴僕,在實驗室裡面,它被大量複製,從事不同的用途,比方說,它 可以扮演小型工廠的角色,給予它正確的指令,它就可以快速的製造許多基因或是特定的蛋白質,它是最理想的長工,很好養、不需要花太多力氣或是特殊的環境。 尤其是,它很容易改造,可以快速複製。

    大腸桿菌被運用在醫療上的最早的一批成功案例包括,製造人類胰島素,1970年代,科學家把人體內生產胰島素的基因,注入大腸桿菌,透過細菌分裂,產生出大量可以製造胰島素的大腸桿菌,用以治療糖尿病。在那以前,糖尿病得靠從馬尿或是豬的胰臟中,分離出來的胰島素來治療,用大腸桿菌來製造胰島素的技術,催生了生物科技工業。

    如今,大腸桿菌被用於製造抗生素、疫苗以及許許多多醫藥。還有更多研究以及正在研發中的藥品,都使用到它,包括癌症的標靶療法,麻省理工學院的助理教授(沃伊格)解釋說,在癌症的標靶治療中,大腸桿菌的角色,就如同遞送藥物的交通工具,研究人員製造出一種專門黏附癌細胞裡某種特定分子的大腸桿菌,利用大腸桿菌把藥物傳遞到它要消滅的癌細胞那裡,沃伊格教授說,大腸桿菌的運用,正在朝向新階段邁進,過去,都是使用抗生素來殺滅細菌,現在,研究人員透過基因工程,來改造大腸桿菌,讓它和我們體內已經存在的益生菌互動。

    大腸桿菌不只運用在醫療上,工程與電腦科學也用得到它,洛杉磯加州大學的廖俊智教授領導的研究團隊,藉著改變大腸桿菌的基因結構,製造出能 源密度比天然酒精高的長鏈酒精。長鏈酒精能源效率更高,不會腐蝕引擎,與噴射發動機燃料或是柴油的相容性更高,很適合製造生質燃料,它也比較環保。研究團 隊下一步要朝把這種技術商業化努力。

    另外,許多科學家正在嘗試利用大腸桿菌基因的數位特性,從事運算用途,哈佛大學醫學院的研究團隊,用大腸桿菌做成的細菌電腦,運算速度遠遠快於傳統電腦,而且隨著細菌不斷繁殖,它的速度會愈來愈快。

    大腸桿菌可以說是地球上被研究得最頻繁的生物體,科學家說,我們對它、搞不好比我們對自己認識還要多,它的用處簡直不勝枚舉,無論是在研究 與非研究上,它都一種貢獻斐然的微生物。它具備多樣化的性質、可以在許多不一樣的環境中生存,很容易和其他來源的基因結合,然後快速複製,不過這也同時造 就了它可怕的另一面,導致歐洲這波食物中毒疫情的是一種新的大腸桿菌,它已經奪走了二十多條人命,它的傳染源還沒有找到,衛生單位恐怕還有得忙。

 

http://news.chinatimes.com/world/50406298/132011061001225.html

創作者介紹

vanishing as well as existing

vanis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