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除夕中午,在報社接到歌唱家陳容驟逝(心臟病發去世,終年53歲)的消息,準備迎接農曆的欣愉心情頓時跌入谷底。相信文藝界許多朋友也沒有心情慶祝新年了。  陳容是馬來西亞首屈一指的男高音,語帶哽咽的林清福形容,陳容的離世可說是大馬建國以來樂壇的重大損失,大馬痛失英才,因為陳容不但是大馬頂尖的男高音,7次榮獲國際獎項,也讓他躋身亞洲甚至歐洲傑出男高音之列。
。他雄厚嫻熟的歌聲,曾經感動了萬千的人。如今,他的歌聲一去更不復返了。
          陳容的藝術造詣,深得星洲日報同仁的賞識。1991年的《花蹤文學獎》頒獎禮,我們邀請他演唱《滿江紅》,當時小曼建議台灣詩人啞弦擂鼓伴奏,他歌聲中充盈的浩然正氣震懾了海內外的藝文界出席者。

二十年來,從《花蹤文學獎》頒獎禮、《星洲日報情義人間70年》、《星洲日報情義人間75年》到《星洲日報情義人間80年》,在數十場的巡迴公演中,舞台上都少不了陳容的高大身影。

在演出的綵排時間、等待出場的後台,參加演出的已故音樂家陳徽崇、陳容、歌唱家卓如燕、鋼琴家鮑以靈、擔任舞台總監的符頒勤、葉偉章、擔任主持人的賀婉蜜和我,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不會再有另一個陳容

《星洲日報情義人間70年》由我作詞後,請陳徽崇作曲,並請陳容演唱。陳容亢昂激情的歌聲,連天使都要感動三分。如今陳徽崇、陳容先後離我們而去,令我備感人世滄桑的急促。這一趟離去,永無歸程。

卓如燕哀傷地對我說:“你們的《星洲日報情義人間70年》已成絕響,不會再有另一個陳容,不會再有……”

陳容性格堅強,沉靜耿直,處事認真,但我始終感覺有一絲不快樂的陰影疊在他臉上。

十多年前,陳容、卓如燕、鮑以靈和我在後台聊天,才知道這幾位藝術家的辛酸和委屈。要養家糊口,面對沉重生活壓力的陳容曾說:“人家40歲就拿一百萬,我們40歲還沒一萬塊,銀行都沒有錢,但是生命是用錢買不到的。

“政府完全漠視華裔藝術家,沒有給予應有的提拔和照顧;而華人社團找我們演出,都是要我們不收酬勞的義演,但我們總是要吃飯的啊!如果每個社團組織,都能像星洲日報,尊重我們的藝術付出,給我們相應的酬勞,那我們的藝術家的日子就不致於苦哈哈了。”

衝著他這句話,我立馬加鞭安排了幾位藝術家和時任文化藝術部副部長的黃燕燕會談,表達了藝文界的不滿和要求。因這次會談,陳容和小曼等覺得華裔藝文界應團結起來,因此積極推動演藝聯盟的成立。可惜後來因藝術家們意見紛紜,演藝聯盟偃旗息鼓。

學成歸國一鳴驚人

三十年前,陳容遠赴意大利羅馬深造。曾被當地媒體推崇為意大利最優秀的年輕男高音。學成歸國後,一鳴驚人。

被他形容為此生最佳伴奏的鮑以靈形容她第一次為陳容伴奏的感覺:“我的眼淚真的忍不住流出來,真的太美了!太自由了!很有力但沒有壓迫感又優美,心靈好像解放了。這個歌聲是我一生最不能忘記的,第一次見他就是這麼好這麼震撼的經歷。”

而被他視為最佳合唱搭檔的卓如燕則說:“我永遠記得他剛剛從意大利回來的那一首歌,因為那一首歌讓我眼界大開,他唱第一句,感覺就來了,他唱歌可以唱到你的骨子裡去。我聽了後,就跟他說,我一定要去意大利。”

滄海桑田,時移事易。多年後,陳容的意大利老師來馬探望他,看到自己的得意門生缺乏歌劇院演唱的機會,只靠教導學生聲樂謀生,傷感無奈的落下了淚。

在緬懷陳容時,我想起了他唱過的一首歌《老黑爵》:

時光飛逝
快樂青春轉眼過
老友盡去
永離凡塵赴天國
四顧茫然
殘燭餘年為寂寞
只聽見老友殷勤呼喚
老~黑~爵
我來啦~我來啦
黃昏夕陽即時沒
天路既不遠請即等我
老~黑~爵

我們的陳容,已告別人世的悲苦辛酸,與逝世的老友永遠相聚。

歌唱家陳容葬禮

2月5日(週六)和6日(週日)晚上8時在蕉賴孝恩館舉行追思禮拜儀式。

2月7日(週一)早些10時出殯。
星洲日報‧文:蕭依釗‧星洲媒體總編輯‧2011.02.04

 

沒聽過大馬首席男高音陳容的演唱,偶爾在報章上看到他的演藝活動圖文。他引起人們惋惜哀歎,卻是以53歲之齡心臟病猝世時,留下在聲樂上的成就確實無出其 右,雖然他意大利、西班牙和奧地利受到崇高讚賞,爐火純青的演唱,表現出世界級歌唱家的風範,卻在本身的國土上未沾一方寸的榮光與夢想。

也許生不逢時,當下盛行用土地及金錢獎掖為國爭光的國民,他偏偏不是踢足球的。也許,一個大馬的理念還存在分門別類,所以他在國際上的聲樂成就,只能苦苦舔著心裡淌著的血。也許,他有資格吶喊:我愛這個國家,國家並不愛我。這百感交織的也許,都在陳容身上貼著遺憾。

空有虛名無實惠

華社的藝文界向來都是空有虛名而無實惠,來確保他們心無旁鶩發展事業。據說,華社賴以與有榮焉的廿四節令鼓的始祖陳徽崇,把榮譽獻給社稷,卻為生活勞苦奔波,沒有所謂的惻隱之心關懷他的窮困潦倒。鼓聲震天群情激昂,唯獨陳徽崇最寂寞。

像 陳容猝世一樣,華社領袖照本宣科,向空氣替陳容寫墓誌銘,對他生前貢獻之多大費唇舌,對他的逝世認定華社的巨大損失,遺憾良深。但陳容在世時,他們寧可為 政要的籌款錦上添花歌功頌德,卻沒為華社的人才雪中送炭。一個蜚聲國際的歌唱家,只落得開班授課,賺點蠅頭小利養家餬口。這些鱷魚的淚語,怎慰藉得了陳容 生前的鬱鬱寡歡?

壯志沒受到扶持

陳容多年前曾拜會時任副部長的黃燕燕,商砌如何搞同業的組織,以鞏固在社會的 地位,同舟共濟。但是,空有壯志也沒受到扶持。國內諸多社團之中,唯獨藝文界最難搞,那些自恃在藝術、寫作和演藝等等領域的人,誰都服不了誰,總在想成立 公會時意見紛陳,各行其是,以致無法創立具有威信的同行組織。結果,卻由一些缺乏成就者自設協會沽名釣譽,在小圈子裡作威作福,使真正從事有關行當者俳徊 在門檻外。藝文界中人的弊病數十年未改,因無法拋棄成見,一盤散沙。

隨著陳容的逝世,不同的聲藝單位計劃籌辦演唱會悼念及籌款,陳容生前錄製的光碟也將成為義賣品。陳容的親友師生,只能在哀慟中替他寫下這無奈的篇章。那些平時為華社文化傳揚而凜然正氣的黨團,只怕是,若有幸循例到會再嘶一聲,也只是到此為止,再讓更多人重複陳容的故事。

(資深媒體人

http://www.chinapress.com.my/content_new.asp?dt=2011-02-10&sec=forum&art=0210fc07.txt

(吉隆坡7日訊)逾500名陳容生前好友、親人、歌唱界、藝術界知交及眾多學生,早在孝恩園陪同這名已故傑出歌唱家走完人生段路。

陳容是甲洞馬魯里基督教宣恩堂教友,出殯以基督儀式進行,靜肅感人。現場播放陳容生前演繹的宗教歌曲,繞樑禮堂。

 

王福牧師主持陳容的安息儀式,引領眾人為陳容默禱、唱聖詩、宣讀聖經、禱文祝福,並由鋼琴家鮑以靈伴奏。

陳容遺孀祝書婉和獨生子陳毅,一直伴在陳容靈柩旁,感謝每一名前來瞻仰遺容的賓客。

隆雪華堂、愛心合唱團、音契及人鏡訂於本月25日晚上8時,在雪隆華堂聯辦“陳容追思會”。

前來送殯者包括杜潘王維娜、拿汀朱林秀琴、陳達真、拿汀陳瑞萊、卓如燕、周揚平、陳開蓉、岑大偉、已故音樂家陳徽崇的妻子衛燕貞。星洲媒體集團總編輯蕭依釗也在場。

林清福:國家一大損失

大馬男高音林清福形容陳容是大馬歌唱界巨人,這名天才型的歌唱家早逝,對國家是一大損失。

他說,陳容的才華在大馬十分罕見,對推動國內歌唱業貢獻很大。

他說,他是在2001年開始和陳容巡迴國內三大男高音演唱會活動,才深入瞭解這名傑出的歌唱家,並對他的真誠和純真留下深刻印象。

林清福提到陳容於去年在某場演唱會後提過如果逝世不知會怎樣,他當時向陳容開玩笑說,以他的歌唱一定吸引很多人來,沒料到一語成讖。

卓如燕:歌唱事業同甘共苦

陳容生前最佳搭擋卓如燕說,他們兩人在歌唱事業上一起吃過很多苦,一起分享很多樂。

她說,去年,陳容有一次參加演唱會後,曾約好今年準備要落實一些計劃,由他執導,走遍大馬各個角落,為她錄製歌唱映像。

她說,陳容也提到要她執筆為他寫一本傳記;當時她還說,等她文筆好一些就可進行了。
星洲日報‧2011.02.07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92631?tid=1

 

 

陳容生平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92291?tid=1

● 畢業於馬來西亞藝術學院,主修聲樂。

● 曾遠赴意大利羅馬深造,並在意大利歐西摩(Osimo)歌劇研究院修習歌劇表演。

● 後考入奧地利國立維也納音樂及表演藝術大學,攻讀歌劇表演課程及選修聲樂。

● 曾經參加在意大利、西班牙及奧地利的7項國際性歌唱比賽,均名列三甲。不但在國際歌唱比賽中獲得驕人的表現,在歌劇演出中亦贏得極隹評語,曾被推崇為意大利最優秀的年輕男高音。

● 1990年至1992年間,以傑出的意大利式男高音獲聘於德國Dresden國家歌劇院。

● 在歐洲期間和回亞洲後常活躍於音樂會、神劇和歌劇的演出,均受到崇高的讚賞,他那爐火純青的演唱,在在表現出世界級歌唱家的風範。

● 2006年,推出首張個人專輯《陳容 Armando Chin Yong》。

● 2009年,參與星洲日報80週年慶巡回演出。

星洲日報‧2011.02.02

創作者介紹

vanishing as well as existing

vanis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