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法律對於勤勉任事的首長來說,會產生種無謂的拘束,但對於巧言令色的那些政客,卻根本起不了作用,有些院長級官員明明失言,還想方設法在失言的程度上 打轉。這種懲罰好人的法律,在立法院通過,只不過顯示當今的台灣民主政治,充斥著民粹思考的庸俗思維。用一種泛道德的思考去評斷法律,卻無視於真正的現實 社會究竟是怎樣的生態。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1/6035883.shtml
【聯合晚報╱記者高凌雲/特稿】

創作者介紹

vanishing as well as existing

vanis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